注册
关闭
币圈大事件

币圈大事件

发布于 2周前 阅读量 3212

Mask Network 的木马计:从寄生的互联网巨头手中拿回隐私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普通人为什么要这么费劲的折腾,在 Twitter 上收发加密信息呢?」我问 Suji。

「嗯。。的确没什么场景。」Suji 顿了顿。「不过,新版的 Mask Network 还支持发付费才能查看的图片,想想看,一个小明星可以在 Twitter 上卖自己的小照片,任何人都可以直接用加密货币来购买 …」

卧槽!

北京的秋夜突然放出一道光。

橙皮书的老读者对 Mask Network 不会陌生。这个颇有些异类的产品,非常意外的成了 我们报道过的产品中最出圈的一个。当时我隐隐有个感觉,对个人隐私的需求很可能是一座巨型休眠火山,一旦有适合契机或者产品,可以毁天灭地。

对不熟悉的朋友来说, Mask Network 是这样的:

「我在书店打开电脑,几分钟前,浏览器上刚安装了一个名叫 Mask Network 的插件。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借助 Mask Network,我终于在 Facebook 上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加密信息。

网站显示,我的脸书账号下多了一条看起来没什么意义的乱码。但我知道,这串无意义的乱码到了好友的信息流里,只要对方也安装了 Mask Network 插件,就会自动解密出正确的信息,也就是我刚刚在输入框上打入的一句话:hello world!」

很神奇对不对?但是,去年和 Suji 聊完之后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个产品很酷,但是有多少人真的会持续用呢?

换句话说,Mask Network 的真实用户和场景在哪里?

和 crypto 领域其他产品不同,如果就是为了迎合大家的投机需求,发币就可以了,我们可以靠现有的一小群人就能玩起来。但是 Mask Network 要做的是社交,可能是互联网领域竞争最残酷的市场,通常只有一家能活,大树之下,寸草不生。

过去这十几年,能够在微信和 FB 的阴影下存活的社交公司,一只手数得过来。这还是比较成熟的互联网产品,在用户体验和使用门槛上已经远远超过 Mask Network,还是这样的结果。

大众不需要另一个 FB 来发消息,除非 …… 这个新东西有黑魔法,能满足过去实现不了的愿望。

回到开头的那一幕,我觉得 Mask Network 可能找到切入点了。在社交网络上大家想做,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不能做的(比如黄赌毒),可能是 Mask Network 能获得的第一批真实用户。

我想大部分男生都能理解,为了特定的资源,人类能够克服多少障碍,使出十八般武艺。别说是 Mask Network 或者非对称加密了,量子计算的门槛都能克服。

重点就是,隐私很好,但是用户更喜欢方便,除非是某些他非常想要的东西,比如 ……

Mask Network 也针对买币做了一个功能,你在 Twitter 上看到一个代币的名称,只要装了 Mask Network,就能直接一键查看代币价格和购买,全程都在原始页面上完成。

Mask Network 的木马计:从寄生的互联网巨头手中拿回隐私这些的功能是重要的前菜,对于社交网络来说,它们只是边缘需求,但对于早期的 Mask Network 来说,能够吸引到对的早期用户,之后的发展得边走边看了。

Suji 说,Mask Network 的策略像是当代社交网络的特洛伊木马 ,不是要干掉哪个巨人,现在为时过早,只要能撬动一角,逼着这些巨人来下场对付你,就已经是巨大的成功了。如果巨人下场还干不死你,天就更亮了。

这让我想起 sushi 对 uniswap 的打法,直接从最重要的流动性入手,你的流动性悄无声息的成了我的势能,就像 Mask Network 对 Twitter 做的,你的整套网络,成了我拿来传输加密信息的工具,从最开始的文字,到现在的特殊资源,只要是信息,都可以搬到 Mask Network 上来。

新玩家寄生在老玩家体内,把老玩家变成了不起作用的管道,价值流动的路径换了个地方。在计算机的历史上发生过好几次这种事情,微软让软件取代硬件成了主导,Netscape 又用浏览器来挑战微软。

我也不知道这种非对称的竞争策略会把 Mask Network 带向哪里,帮助大众拿回隐私的路肯定是曲折的,历史上哪一次这种运动不是呢?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怎么就聊到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理论,说当代社会的三个大敌分别是柏拉图,黑格尔和马克思,因为他们对社会的未来有先验性的定论。我突然觉得,也许这场特洛伊木马战,就适合 Suji 这样的人来发起。

Mask Network 的木马计:从寄生的互联网巨头手中拿回隐私

  • 0
币圈大事件
币圈大事件

0 条评论